律师为何不把法官职业作为终极荣耀?

来源:法律读库编辑:吴慧慧2016-02-22 10:40分享

当下,司法改革的意见里有从律师中选任法官的措施,但从实施效果来看,倒是法官群体流向律师职业的居多,不断有法官离职去做律师便是明证,而律师愿意做法官的却很少,屈指可数的律师做法官反倒会引发社会的强烈关注。这即不难看出法官职业对律师而言,吸引力并不是很大。好不容易有一位商业律师进入到法官队伍,但却引起了部分法官群体的不满和质疑:凭什么自己在法院待了这么久还评不上级,入不了员额制,而一个外来的律师刚进法院不久就能被评级,还入了员额制。

其实,部分法官的不满也有道理,毕竟,我们从律师中选任法官,还缺乏一套明晰的程序界定,个中规范和标准还在摸索中,这位律师凭什么评级(评级的标准和条件是什么),又凭什么入员(入员的标准和条件又是什么),这需要选任部门给予详尽的解释和回应,以消解其他法官的不满和质疑。况且,突然从律师群体中选任了一位法官,亦会导致其他法官无法评级和入员(占据了名额),因为这其间缺乏公平和公开的竞争环境,引起其他法官的不适也在所难免。

但是,我们不能因为有人质疑就停止从律师群体中选任法官,我们必须试图解决其他法官的不适和不满,以公开和公平的姿态让进入法院的律师们和身在法院的法官们公平竞争,能者上位,优者入员,并且,各项选任标准和程序必须予以公开,接受社会的全面监督,如此,才能让律师做了法官后少受部分其他法官的质疑,亦可让身在其位的法官们少有后顾之忧。

另一层面,我们还需反思,为何律师群体多不愿意做法官?除了个别律师做了法官外,律师群体虽然对从律师中选任法官抱以莫大期望,但却多不看好,原因即在于,法官形象以及司法现状离律师群体期待的目标还很远很远。曾有人期待律师把当法官职业作为一个终极荣耀,如此,百姓才能享受到法治文明的普照。而要律师视法官职业为终极荣耀,改变的绝不仅仅是律师对法官以及司法的看法和认知,而是要改变法官的职业形象以及司法的本色。

要律师把当法官作为一个终极荣耀,前提是法官的社会声望和地位颇高,众人对法官的仰慕和敬仰之情难以言表,法官受人尊敬和爱戴;法官可以独立裁判案件,少受法外因素干扰和侵袭,司法受人尊重和敬畏;判决一下,公众不会想着拒不执行裁决或逃避执行,而是尊重判决进而配合执行;案件一进法院,各方都不会想着找关系,而是坚信司法定会公正裁决;司法界压根没有腐败可言,社会对司法威信和公信力寄予厚望;法官的职业形象和社会形象俱佳,哪怕民众对某位法官有意见,但当判决一出,民众只会尊重……而这,才是做法官的荣光和价值,也才是中国司法应有的成色。但反观中国法官的形象和司法现状,恰恰与上述目标相去甚远,所以,这即是律师群体多不愿做法官的缘由所在。

而今,已有一些律师选择做法官,而我坚信,这些律师选择做法官,绝不是看重法官的职业待遇和职业前程,而是力图进入法官队伍后能有所作为,期待司法能有所改变,让司法的正义光芒普照大地。那么,我们的司法改革便要有让律师群体大可作为的相应举措。例如,赋予做了法官的前律师们不受法外因素干扰的权力,让他们可以公正审判当庭下判,行政权不再染指司法,撇清与他们无关的行政事务,让他们免受行政事务缠绕,让他们可以专心于司法实务研究和学习……

诸如此类的改革措施,必须以让司法回归司法的本质为要义,而不是将这些律师纳入到法官队伍后照旧管理,那么,司法还是那个司法,律师群体当然不会有更多人愿意做法官。当然,这些举措亦应成为司法改革的方向,让所有法官都可以心无旁骛的专注于审判业务,而不是心领神会领导的意图去下判。

最后,社会公众现在对法官和司法的认知还远不是法治国家民众对法官和司法应有的评价,更有甚者,法官和司法与其他职业无恙,在民众心中依然逃不出形象不佳和腐败难免的认知。而且,民众对法官和司法的尊重远远不能让司法的威信得以体现。由此,我们便要力图改变司法的现状,让律师群体甘愿做法官,首先就应当为他们创造和提供良好的司法条件,以此吸引律师群体加入。当司法回归了司法的本旨,当司法成为公正的代名词,当法官职业成为荣光无限的职业,那么,律师群体选择做法官便指日可待!

相关阅读
推荐微信